来自 红包群 2020-03-24 02:07 的文章

还是她的那个舅舅太厉害了

  明心长公主也不知道是郑王太无能了,还是她的那个舅舅太厉害了,居然这么轻松就把人抓到了。更让明心长公主意外的是,周氏都没有怀疑自己的弟弟失踪了。明心长公主见状,不由得感叹,这郑王和他的那个宠妾,果真是蠢,比她还蠢。明心长公主一瞬间便觉得心里平衡了许多。

  他们皇室,有太多的惊才艳绝之人,以至于一度让明心长公主怀疑她和她皇兄到底有没有皇室血统。若非知道在后宫不可能混淆他们皇室血统,明心长公主绝对会怀疑自己的身世。当年,明心长公主想了想,也只能归到他们兄妹二人更似他们母妃。虽然她的母妃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

  如今,见了比她还蠢的郑王,明心长公主心里多少有了几分平衡。不过,想到自己都沦落到和郑王这么个人渣比聪明了,明心长公主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骂过自己之后,明心长公主觉得,变聪明这种事,实在是太难了。

  郑王掳走这么多女子并且将这些女子送给权贵之事,郑王招的极其痛快。至于这么做的理由,其一是敛钱,其二是为了获得好处,让他在朝中更有势力,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能够把他宠爱的小妾立为正妃了。

  “你们那个是什么表情,不过是死了一群百姓嘛。死了就死了,都是一群下贱的货色,能为本王而死也是他们的荣幸。”郑王提到那群死了的女子,一脸不屑。

  “怎么?你们难不成还想让本王给那群下贱的赔命不成?陛下最是仁善的,怎么可能杀了他的亲叔叔?”郑王有恃无恐。

  明心长公主有些疲惫地离开了衙门,她不想再看郑王这副嘴脸了。明心长公主明白,给他这个底气杀人的,正是她的亲皇兄。

  周文海原本以为明心长公主回去定然又像从前那般吃不下去饭的时候,却没想到明心长公主似非但没有什么吃不下去饭的举动,反而每日都出去吃吃玩玩。最近明心长公主似乎对骑马个别感兴趣,甚至还让人教香橙一起骑马。当初在郑地的时候,是和玉郡主教的明心长公主如何骑马。明心长公主那时心里有事儿,也没怎么认真学,好在也算是会骑了。

  然而这几日,明心长公主的学习骑马却格外认真,那架势让人看了,还以为是要上战场的战士在学骑马,而不是身份尊贵的公主。

  倒是香橙在骑马方面的天赋不错,才几日,便有摸有样的了,丝毫不比明心长公主差。事实上,只要香橙骑马的能力有一点儿提高,明心长公主便会赏下一笔银子。如此下去,不论是香橙还是教香橙骑马的侍卫,都格外卖力。

  明心长公主看了看,只觉得除了能更加证明郑王所犯下的罪行以外,和从前没有丝毫变化。

  “都说秋后问斩,这都十一月了,等宫里的旨意下来,再押送回京,还斩什么斩啊。直接斩了吧。”明心长公主说着,又拿出了皇帝赐的那块令牌。

  “舅舅的好意,本宫心领了。只是此刻不斩了郑王,便再无机会了。本宫心难安啊!本宫知道,舅舅是在心疼本宫,不过,舅舅放心,陛下最是心软的,不是吗?”明心长公主冲着赵伯深笑了笑。

  赵伯深怔怔地看着明心长公主,突然间想起父亲说,这明心长公主最似他那已故的母亲。当时赵伯深只当是明心长公主的容貌有三分死已故的母亲,只是真若说起来,还是小妹和母亲更像。而这一刻,赵伯深才真正读懂父亲这句话。

  “对了舅舅,母妃留在那些诗词歌赋,本宫想带回去几篇。比如那个《天下赋》。“明心长公主突然想来了什么似的说道。

  “是母妃的。”明心长公主冲着赵伯深眨了眨眼睛,“母妃忧国忧民的情怀,实在让明心佩服。对了,这赵家是本宫和陛下的母族,待在这江蓠也不是长久之地。”

  赵伯深瞬间便明白了明心长公主的意思,虽然赵伯深还有几分不解明心长公主为何要这么做。

  郑王直接被斩首了,因为有当今陛下的令牌,谁也不曾阻拦。更何况,只要有良知的官员,都巴不得郑王赶紧死。

  这一次,明心长公主没有坐马车,而是骑着快马往京城赶。正在骑马的明心长公主觉得,她还是有必要告诉她父皇一声。

  【明心长公主:@先帝,父皇,我杀了郑王了。嗯……现在正在往京城赶,各路神仙保佑,让我那个皇兄为我心软一次。】

  【在水一方:你皇兄的确是会心软。可是太后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你的段数太低,玩不过太后。虽然因为皇帝的心软,不会赐死你。但是你也好不到哪去。】

  明心长公主想了想,觉得无话可说。就算是她手里有皇帝的令牌,赐死郑王也算是合乎程序。只是一个郡王,还是她的长辈,就这么被她急着赐死了,连被押回京城听候圣旨发落的步骤都省了,就算是太后不出手,那些大臣也不会让她安宁了。

  【明心长公主:陆公?为何要见他,他会替我求情?可是我和陆公并没有交情。】

  陆国公是历经三朝的老臣了,嗯,不对,应该是四朝了。没办法,他们大卫的开国皇帝和她的父皇都死得太早了。大卫朝建立尚不足七十年,就已经换了四个皇帝了。

  【在水一方:阿璇这一次太冲动了,郑王就算是不死,也有的是赎罪的方式。下一次,再有什么事,阿璇一定要先和我商量,知道吗?】

  明心长公主答应得十分痛快。明心长公主觉得在水一方这个温柔的大姐姐真的太好了。一直以来,不管明心长公主有什么事,在水一方都耐心地替她解释。只是明心长公主也明白,这些事都是她自己的,她不能总麻烦别人。因此明心长公主尽可能地减少麻烦别人的次数。

  没想到,她随口一句话,便引出了在水一方的这番话。明心长公主觉得,她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一定要先问问在水一方。这么想着,明心长公主更加感激在水一方了。想着日后若是有可能,她一定要报答在水一方。不过仔细想想,明心长公主又觉得,她一个蠢笨的公主,没有什么能报答得了高高在上的神仙的。虽然在水一方一点儿都不高高在上。

  【在水一方:公主是陛下身边儿除了太后以外最亲近的人,这天下,不能姓了孙。】

  素来娇弱的明心长公主,这一次居然和所有侍卫一样,一直骑马,快马加鞭的回到了京城。

  明心长公主本来身子就因为之前落水而有点儿弱,如今更是脸色极其难看。然而这样的情况下,却没有叫出一丝苦。

  郑成宇知道,长公主这是因为自己的脸色太难看了,不愿意让陛下担心,这才要休整一番。明白了这些的郑成宇,更加敬佩明心长公主了。

  肚子待在客栈里,明心长公主吩咐身边而的人也去梳洗一番。随即,明心长公主打开在水一方给她的红包,同时开启了群视频。

  明心长公主听到温长公主的声音,倒是松了一口气。这下子,都不用化妆去她皇兄那里卖惨了。

  明心长公主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个扳指。这扳指是先帝赐给她的,据说是从开国皇帝那里传过来的。当年明心长公主刚出生第一次见到皇帝的时候,便抓着这个扳指不放。当时先帝前八个女儿都夭折了,因此心情极好地就把这个扳指赐给了明心长公主。明心长公主不能直接就报出自己的身份,因此想要见陆公,便得有一个信物。而这个扳指就是最好的信物。

  明心长公主不知道自己该提起心思来还是该松了一口气。她刚一入宫,皇帝便在御书房见她,明显不是好事。不用想,定然是太后又做了什么不利于她的事情。可让明心长公主庆幸的是,这些事情都在在水一方的意料之内。

  明心长公主想到这里,不由得安下心来的。太后此举,反倒是助了她一臂之力。这一次,不是她这个傻白甜跟太后斗,而是她背后活了不知多久的神仙在跟太后斗。比靠山,谁能比的过她?是时候为自己讨回一些利息了。插入书签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正在为明日入v的万更做准备,/(ㄒoㄒ)/~~

  大家都看到文案上挂的入v公告了吧?我觉得大家昨天好像没看到,我把文案弄得简洁一些。

  为日后要开的两个文求收。至于先开哪个,看收藏也看我的灵感。如果到时候我的一个考试要是结束了,双开也是有可能的。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现金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qdgck.com/hongbaoqun/11920.html